云南地下党在威信的革命活动及其影响
发布时间:2020-06-08     阅读数:1099    来源:本站原创
分享:

抗日战争末到解放战争时期,为了发展云南革命形势,中共云南省工委曾先后派出党员,到镇、彝、威地区了解情况,开展工作。

省工委侯方岳在分析这一片的情况时,指出:镇、彝、威地区土匪地霸封建武装割据,崇山峻岭交通闭塞,经济文化落后,劳苦人民深受反动阶级的残酷压榨,历史上民变斗争层出不穷。1935年至1936年,红一、二方面长征经过威信、镇雄、彝良大部分地区,播下革命火种,影响深远。这里是三省交界的刀把子,进可威逼川南重庆,退可迂�上山打游击,特别是截断通云南的要道──川滇公路,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打击将会更大。

19466月,中共党员陈季伯(当时名叫陈浩阳)、方在光带进步教师组织镇雄罗坎罗关学校学生到威信长安旅行,与长安小学举行联欢,晚会上演出了救救孩子求学和打快板等反对封建文化和宣传八路军、新四军抗日救国的节目,并与长安乡长安小学校长潘为湘建立了统战联系。

为进一步把党的工作延伸到威信,同年8月,在教育科长王楷之弟王凤翔竭力要求和扎西小学校长李太银的邀请下,鉴于罗关学校被镇雄县政府下令停办的情况,陈季伯带进步教师四人(邀请六人,实来四人)到达威信扎西,通过李和生与教育科长王楷认识,正式应聘到威信简师班和小学高年级教书,陈季伯担任教导主任。他们一行到威信后进行了以下工作:

一、在高年级学生中做好进步思想的启蒙宣传教育,培养了一批青年骨干积极分子。

陈季伯等教师在教学期间,把同学们视如弟妹,循循善诱,谈心疏导,亲密无间,处得非常融洽。同学们也把老师当成父兄一般看待。在教书育人中,他们向学生宣传了新文化思想,讲了社会发展简史,劳动创造世界,阐明了抗日战争胜利的原因,并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破坏和谈挑起内战的阴谋,教育同学们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读书要为拯救中华民族贡献力量。这些教育,激起了同学们追求新知识、要求进步、向往光明前途的欲望和理想。

发动组织简师和小学高年级的同学,组织学生自治会,办起了宇宙线火箭等三个壁报专栏,撰写和发表学习心得体会文章,扩大了宣传面。

重点物色培养了张懋衡(又名张豹)、胡纯壁、袁崇尧、刘位高、陈肇柏、曹明芬等一批青年学生,作为积极分子培养对象,在他们当中组织学习传阅了一些小册子,如《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论解放区战场》等,帮助大家懂得一些革命道理,认清斗争形势和光明前途。

二、对威信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上中层人士作了一些社会调查。总的感到威信是:封建割据严重,官兵霸匪横行;苛捐苦役当丁,烟毒疫灾祸害;民众火热水深,迫切要求变革。对威信的一些中上层人士,如省参议员杨庆农,县参议员曹映三,原镇雄独立营的彭兴周、姚启贵、张思齐、宗杰武等人,都作了初步的调查和了解,有的并与之作了一些交往和观察。

三、了解到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发展的殷禄才支队,仍在长官司、郭家坟一带活动,得知支队的一些作战情况和口号等,决定准备组织学生到长官司去旅行,以找机会和殷禄才取得联系,更好地开展武装斗争。但国民党教育局以保护学生安全为名,不准外出旅行,因此未能实现。

四、利用国民党庆祝双十节之机,对广大群众进行反对国民党黑暗统治的革命宣传教育,组织演出了由陈季伯编导的七幕十三场推翻三座大山、揭露四大家族丑恶的话剧《幻灭》。剧情中心内容是写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封建地霸狼狈为奸,贪奢无度,暴虐残酷;而劳苦人民被拉丁派款、压榨盘剥,无以聊生。剧目最后,被压迫人民响亮地喊出了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主义!打倒官僚资本主义!的口号,还喊了反对征兵!反对派款!等。台上高呼,台下群众也跟着喊,就连来看戏的中央军航空特务旅七团驻威信的士兵也跟着呼喊起口号来。师生联合演出这个话剧,震动了整个威信县城,群众纷纷议论:这是威信县有史以来演得比较成功的第一个大型话剧,代表了劳苦大众人民的心声,使广大群众进一步看清了国民党买办官僚资产阶级的真实面目,鼓舞了被压迫人民起来斗争的决心和勇气。

此剧演出后,引起了当时国民党县政府的注意,小学校长李太银向县长赵光斗密告,说陈季伯等教师是异党分子侵入该地,组织非法活动扰乱民心,提出要将陈季伯等赶走或将幕后指挥者抓起来。并与国民党县党部秘书杨泽奇、警察局长王家学等人勾结,秘密对教师宿舍进行了突然搜查。但因地下党教师警惕性高,事前对一些文件、书籍等都作了转移隐藏处理,结果搜查未获得任何物证,无法下手行凶。

由于李太银鲸吞教育经费,已三个月未给教师发放工资,只稍给点伙食,学校断炊,陈季伯等教师一直寄宿在学生张懋衡家搭伙。为此教师组织学生找李太银开展索薪斗争,并向教育局长王楷和县长赵光斗反映。事情闹到县政府后,赵光斗和王楷表面答应解决,并派建设科刘守仁调解此事,实际迟迟不动,原因是他们把教育经费拿去做大烟生意去了。李太银对此怀恨在心,随即挑拨国民党县党部和航空特务旅七团驻威司线连,派出兵痞打手到学校进行纠缠,撕毁墙报,破坏上课秩序,并策划武力进行人身迫害。不多几天,一个姓曹的女学生将反动派即将下手的消息告诉老师,陈季伯等教师决定离开威信。为了安全出走,简师班十几个进步同学组织起来,先将行李送出作好准备,然后三五个同学陪送一位教师,分成两路到观音阁桥头集中,一直送到坳上、木厂。临别时师生依依不舍,陈老师勉励同学们:认清形势,努力读书,提高觉悟,为光明时代的到来继续向黑暗努力进行斗争。

  陈老师一行虽然离开威信,但他们启发式的谆谆教诲,在同学们的头脑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继续鼓舞着大家为争取民主自由解放而坚持斗争,组织了以下活动:

质问县长赵光斗,迫使县政府拿出烟膏修建校舍。陈老师一走,同学中的积极分子即商议确定派胡纯壁、张懋衡等几个同学前去质问县长赵光斗,申明县里把教师逼走,同学们就不再读书了。第二天简师班宣布罢课。赵光斗气急败坏跑到学校召集学生开会,责备学生把老师送走,并体罚了一名学生。但是同学们并没有屈服。赵光斗感到不好收场,只得假惺惺地流眼抹泪,表面检讨自己,把李太银撤掉,由他兼任校长,秘书张尧阶任教导主任,并答应学生要求添置了一些活动用具。以后,学生又选出代表多次向赵光斗反映,要求拨款修建校舍,经过反复斗争,迫于学生和社会各界的压力,赵光斗不得不将没收准备私吞的水泥烟浆拿出一千两来,以六百两作为社会公益,用于修建中学校舍。

  恢复学生自治会,利用墙报、漫画、对联等形式,继续向反动势力作斗争。1947年上学期一开始,同学们即发动组织了学生会,还通过拜把弟兄等形式将很多同学团结起来,运用办壁报、画漫画、贴对联等形式,讽刺揭露反动阶级的丑恶现象。如张懋衡写的乌云聚起,民不聊生;国家演变,恶吏横行。刘位高写的换皮不换骨,内战又在起;拉兵又派款,当官为自己。胡纯壁写的让他狠,让他强暗喻国民党表面强大而不得人心,终久必败。袁崇尧写的挂羊皮卖狗肉──禁烟。漫画有官官相顾吹牛拍马木偶与橡皮球等。昭通专区专员高直青到威信巡视,各界人士组织欢迎,教师邹人在学生支持下写了专员高,高乎在上;奚我后,后来其苏。讽刺国民党专员跋扈蜕化。

赶走反动教员,痛打收税污吏,张贴滇军保安团的白头贴子。体训教员严鳌云,思想反动,为崇效蒋介石,威逼学生要剃光头。学生会组织同学罢课三天,大家都不去上体育课,迫使学校将他解聘。县政府军事科长肖世雄、税局局长肖丙炎,贪脏枉法,违章乱收,饱中私囊,同学们就组织起来上门质询,并痛打了一个最坏的税务员,直到他求饶才放走。同学们还有意制造事端,挑起县政府和县党部狗咬狗的斗争。缝制学生服时将街上缝纫机搬到校内,惹了中央军航七团。省保安团驻威信期间,士兵在小关口抢人,学生立即抓住机会大作文章,连夜写出标语(白头贴子)保安团不保安,流氓贼子都占全!保安团是土匪,威信人民不要你!保安团抢商人,叫你马上滚出威信去!由于学生揭露,工商士绅和人民群众舆论哗然,省保安团站不住脚只好把驻军撤退回去。

1949年民主联军起义攻打威信县城,学校师生组织了欢迎,但因未找到地下党直接领导的依据,只作了一般的响应,部分学生参加了民主联军的活动。1949129日卢汉宣布云南起义,消息传到威信,部分师生立即组织进行了街头宣传,讲解新民主主义革命和共产党的政策,欢迎解放。

19499月,地下党镇、彝、威支部又派出党员苏怀三,到威信大塘、马家坳、横山、岩脚、瓦石料、墨黑等地,串连发动组织农民翻身会。当时的纲领是:反三征,抗逃拖延,铲除封建,消灭压迫,减租减息,耕者有田,大家团结,武装待变,革命到底,有吃有穿。11月,人民解放军十八军进军四川路过麟凤、大塘、庙沟等地,对农运鼓舞很大,到19502月先后共发展农翻会员近百人。

19507月,人民解放军四十三师一二七团、一二八团各一部和剿匪队李开宗部,在副师长雷展如、团长范锦标带领下,一举歼灭扎西反共救国军教导师陇承尧匪部,威信正式宣告解放,第一位代理县长冯憬行受命接管威信县,受到地下党教育过的同学,大多数第一批报名参加了革命工作。


技术支持:奥远科技
Copyright © 2020 扎西干部学院版权所有 滇ICP备15004542号